终于轮到自己孤军奋战了。其实我并不是个什么特别喜欢动脑子的人,但一直是个将终身学习视为为人的一部分,以享受其中作为乐趣的人。

偷懒

人总会喜欢偷懒,如果没有一个目的,其实对于我自己来说,和蒙眼抓瞎没有两样。

具体来说,考试的“强目的”性质,能够让我精神集中,我可以完全视其他于无物,全神贯注于其中——列好待办,各个击破。这种目的性指导着我完成手上的工作。但期末考试一过,我紧绷的神经得以放松,这个偷懒的念头不请自来了。总是会觉得“偷个懒吧,还早着呢”。以至于每天心惊胆战地打电动,看B站。

🌹🐱🦌学习小组,偷懒图

推进

我其实一直以来都是被人推着走。小学开始我就不是个“好学生”,没有所谓的“主动学习”之类的意识。毕竟也从没人告诉你说,现在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。于是乎,老师布置什么,你就做什么;老师说什么,你就听什么。在班级里也就是个中上游生,就这么迷迷糊糊地到了下个阶段。

还记得刚刚到初中的时候,一日午休,我向旁边的同学借了一只橡皮,也不知道为什么,从她的神色中,竟读出了一丝惊讶。当时她正认真地学习,我的声音似乎打扰到了她。这个女生此后一直到班级里名列前茅,这时候才意识到,我和优等生之间是有差距的,专心学习已经是他们三观的一部分。追赶这个差距的过程已经模糊,但其实最后也没有很好的成绩,只能去一中的普通班。

紧绷地神经突然放松,高一的时候,我已经完全不会学习了。成绩在年级里倒数,但幸运的是怎么差也不至于要参加留级考试。突然意识到“要学习了”这一点,是在高二下学期,那个时候,要开始准备高考了。我不得不开始重拾那些七零八落的知识,重新开始学习。
高三的每一天都好困,每到晚上,面部肌肉都酸得不行,牙齿并在一起都特别难受(其实更多的是疲劳,特别疲劳),只能把舌头放在牙齿之间。每天晚上只睡五个小时(自己作的),搞得身体也不太行了,住了院,开了刀。

在生物工程的时候,学院从大一就催促着大家对是否要考研深造作出决定。刚进大学的大家怎么会知道自己今后的发展?我们都在一片迷茫之中。但对于我,一路升学似乎带来了一种惯性,不假思索地决定了考研,即使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在学院里的四年间,你说我有什么很大的成长吗?我说,有。认识了很多人,见了更多的世面,学会了很多东西。你问我在这里有遗憾吗,我说,有。错过了ACM,在314浪费了太多时间,自己胆小不敢把握机会……

重新审视

现在是自己做决定的时候。格物致知,古人格竹而知理。“读自己”也是一种格物。
过去的一年间我试着开始重新写日记。就像这篇文章一样,总会有收获的。

这就是入门前的文章。

会意就好

这篇文章完全没有稿子,我就随手一写。也不知道究竟自己说了些什么,想表达的内容有没有传达给你。但其实,这篇文章更多地是写给我自己的,自己能够会意已经足够了。
我也想通过发文章练习自己地写作能力,这篇文章才会公开在博客上,总要迈出这一步是吧。